#opennepal

开放的尼泊尔。

关于喜马拉雅山脉的论丛


11至12月 2015
Sergey Sotnikov
United Geo
在2015四月强地震的浪潮波及各个尼泊尔。它彻底毁灭了国家的基础设施不完善。我十一月份决定在边境园区的事态行将到来的大考察以前。这个考察叫开放的尼泊尔。按计划它穿过三个国家国界移年悲剧事件以后。

我不想讲得颠三倒四, 所以我给今年的旅行起名叫开头, 和给明年的旅行起名叫中部吧。中部是旅行从印度的城市大吉岭到尼泊尔的加德满都和下面到拉萨, 为中華人民共和國西藏自治区首府。

土地和平

尼泊尔被认为是土地和平对西藏和印度的公国。西藏奕叶是融埚对喜马拉雅山脉人民的多数。顷来尼泊尔山河流的动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政府无比的兴趣。尼泊尔扩大了政治独立以后, 四邻八舍加大政治和经济压力。
敖德萨人鲍里斯利萨涅维奇(Lisanevich)在上世纪开放加德满都以后, 尼泊尔是麦加的旅行对登山家和嬉皮士。从本质上来说, 国民经济要看它的旅游业, 稳定和开放性来决定。尼泊尔的南地有肥沃的土壌, 供给加德满都中心谷和北领土。它有以电力供给印度的河流。几年来那里有许多风潮。
头一次我到尼泊尔来访问, 和描写出来我的访问在俄罗斯的门户网站geometria.ru.我也作了频视关于最有名的竞赛场。安纳布尔纳环是二百公里的行进路线在八千米山的周围。山的名字意思是肥力的女神。每天旅行的时候气候区域改变从热带到雪的山峰。竞赛的场高度是5016米撞住托龙格拉(Thorong La)山口。沿着古代香客路程到西藏道路走, Mustang王国从旁边, 在甘達基河山谷, 沿着世界上最深的峡谷的底部, 它的墙壁被两座八千米高的山安纳布尔纳和道拉吉里峰形成了。你看,这真的很好看。

鲍里斯利萨涅维奇
1905年4月10日,敖德萨 - 1985年10月20日,加德满都。
我们认识好看的尼泊尔山水以后, 着手搞政治地理吧。在南方小的尼泊尔王国总是要庞大印度被五个通过地点。著名的通过地点是伯甘吉。尼泊尔根中国被科达里峠接了。实际上西藏可以有更多潜在的通过地点, 如果不特别的它的地位在中国。五十个年以前西藏是独立自主的国家。
众多的革命在二十世纪不绕道走过去尼泊尔王国。它的宗教是印度教。五十个年的时候在国家有两个共产党。虽说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 和统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扰习跟湿婆, 白度母和喇嘛, 多年的内战开始了。

尽可能这个斗争的时候, 国王时地位可以名义还保持着, 可是在2006丕子打死一家和自杀, 国王的皇朝停办了。原因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情史。但是我不想讨论。

国家组织的十年搜索之后, 现代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发生了, 世俗国家以比迪娅戴维班达里总统为首, 有权力卡德加普拉萨德夏尔马奥利总理(社会民主党人) 和宪法。宪法2015年9月制定了, 多年来的会议和讨论之后。

尼泊尔党
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
尼泊爾聯合共產黨(毛主義,简称尼联共(毛),是一个尼泊尔共产主义政党,黨主席是普拉昌达。1994年,以普拉昌达为首的一个派别从尼泊尔共产党(团结中心)分裂出来,另组新党,也以尼泊尔共产党(团结中心)为名。1995年,该党改称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2009年1月,尼泊尔共产党(团结中心-火炬)并入该党,该党遂改名为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
2012年6月,以普拉昌达恩师、联合尼共(毛)副主席莫汉·巴迪亚(基兰)为首的强硬派与普拉昌达决裂,另立山头,组建新党。
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
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简称尼共(联合马列),是目前尼泊尔最大的共产主义政党,它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人民多党民主"理论(类似于欧洲共产主义)。1991年,该党由尼泊尔共产党(马列)和尼泊尔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合并而成。目前有积极党员8万人、一般党员30万人。该党的最高机构为全国代表人会,每五年召开一次,选举产生中央委员会等[1]。该党的最高领导人原为总书记,1993年至2008年马达夫·库马尔·内帕尔担任总书记14年,现最高领导人为主席,由卡德加·普拉萨德·奥利担任。
尼泊尔大会党
尼泊尔大会党是一个成立于1947年的尼泊尔政党,其前任领导人为吉里贾·普拉萨德·柯伊拉腊(Girija Prasad Koirala)。
2008年7月21日,尼泊尔大会党候选人拉姆·亚达夫获得总统选举的胜利,将出任尼泊尔首任总统。
毛泽东说了:"西藏是中国的手掌, 可是克什米尔, 不丹, 尼泊尔, 锡金和拉達克是五个指头为的是抓印度"。不顾中华人民共和国暗示要作尼泊尔成为尼泊尔它的领土扩张工具, 印度有更多文化联系和交情同尼泊尔人们。

例如, 在尼泊尔南方马德西人有权又叫尼泊尔人又叫印度人。久久国界在这些国家是假定性的。处处多民族的鸡尾酒跟公共文化上的要求和上帝。它们都跟尼泊尔人帮助能胜任大经济危机。

毛泽东
毛泽东(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是中国政治家、战略家、思想家、书法家、诗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先后兼任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暨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暨国防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暨名誉主席等职。
宪法2015年9月制定了和尼泊尔证实了它的世俗国家地位。就在那个时候在国界骚动开始了, 燃料供应从印度停止了。在尼泊尔领汽油证发给了, 燃料黑市价涨了五美元一公升。城市的街道挤满了在亚洲风行踏板摩托车的长队列。这件事我不知道了, 因为久久在尼泊尔当局不公布马德西人经过。马德西人想为的是他们的经过不仅是尼泊尔而且一世知道了。

丁斯时我们飞来加德满都。
加德滿都。市數千屋頂
加德满都像别的行星, 像星系际的车站。这可以看出来, 在旅行地区塔梅利(Thamel) 跟它的层层屋顶。
在尼泊尔我有许多魔法。今回以新闻使我惊倒, 那日在俄罗斯的文化中心有绒毛头巾的展览会从故乡奥伦堡。
敢情, 我兴味盎然去参观展览会和认识俄罗斯大使的严厉新闻专员和好客的工作人员。我们听到了消息, 尼泊尔在经济封锁和现在最好不接近它的国界丧乱由于。
看看照片加德滿都
国界封锁凑过来了尼泊尔跟人道主义灾难。客观消息的缺少也有助于新国家的易损性政治战役在加德满都和新德里中间的时候。这些非常可怕的事件都发生国际的署只是说出关于叙利亚和乌克兰, 忽视成千成万个尼泊尔孩子。严寒冬天的月份他们会灭亡封锁的时候, 由于燃料, 粮食, 医药和疫苗的严重缺少。在地震以后很多孩子们家艰。旅行的积极性衰落使破财了实业家, 人们的生命依赖旅行家。所以你们思考问题什么地方你们要去, 选择尼泊尔吧。这会带来很大的好处。
Sudep Lamsal, 古玩店主说关于旅行的流的减少在尼泊尔在地震以后和克服困难。
叶卡捷琳娜 (Yekaterina Gorishina) 在尼泊尔徒步旅行组织者说关于旅行的流的减少和山路封锁。
我们一个星期在这个生动的体现的塔图因(Tatooine)度了。我们遥控无人驾驶飞机飞行了, 在坊巷走了和走访了。我们的道路通往了奇特旺国家公园方。
奇特旺国家公园。过夜跟一头犀牛
我们河之侧在小木屋住下了。河之侧是自然的界线在国家公园和居民点中间。例如,一头犀牛会越过国境容易地。傍晚我偶然把它鼾声希望的当作牛的鼾声实的。离五粒米远它有了巨大的恐龙气色。我一些秒向后退了, 随后开始跑了。

在暗处一头犀牛去了城市, 求救的喊声"小心! 一头犀牛!" 听见了长久。我也是来到一个尼泊尔婚礼和跳舞跟新娘的父亲。早晨一头犀牛回来了和妨碍了我们的睡眠。

奇特旺国家公园

奇特旺国家公园(Chitwan)位于尼泊尔南部,是尼泊尔第一个国家公园,198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公园内拥有众多野生动物,是尼泊尔一处著名的游览胜地。它离加德满都首都大约二百公里。五十年代二十世纪公园的面积数出了两千六百平方公里, 但是偷猎和森林的百分之七十毁灭以后, 它的面积折损了, 它是大约九百平方公里。犀牛的数量少了十次 (比1950年)。公园也是有沼泽鳄鱼, 孟加拉虎, 大象, 熊, 獴, 豹, 貂和以上五百种鸟。

第二天我们走访了公园的向导, 拍摄了洗澡的大象, 鳄鱼和巨大蜜蜂的蜂箱在房子的凉台。当地的蜜蜂似警卫犬认出她们的东家, 不让外来的人走近。我们不准了借助于遥控无人驾驶飞机拍摄, 须得到特别批准。
无人机的形势在尼泊尔
发生了什么事?

2015年11月6日尼泊尔军队禁止英国广播公司(BBC) 摄制组使用遥控无人驾驶飞机(无人机)摄影一个慈善足球比赛贝克汉姆与学生在巴克塔普爾城市。陆军行动表示政府的不安, 他们对无人机的利用满意的想可以调节尼泊尔境内法使用无人机新法律。

现在会发生什么?

现在大家谁想使用无人机,被迫申请尼泊尔民用航空局(CAAN)。现在撤销许可证的数量大约等于得到许可证的数量。CAAN指出,许可证出售新的规章代表其他国家可以用它地震的后果来拍摄和有消极影响那些希望访问尼泊尔的旅游的人。

为什么管辖法律是重要的?

邮电部担心无人机会碰撞低空飞行的飞机, 特别是在加德满都国际机场场地区。尼泊尔军队,又是关心无人机问题中国军队在尼泊尔武装部队总部的測绘抓获了

无人机是为什么重要的?

然而无人驾驶飞机是用于和平目的。他们比进行侦察和救援行动,保护和打击盗猎斗争直升机便宜得多。在尼泊尔,广泛的旅行和拍摄使用无人驾驶飞机。飞行员组织 (UAViators),从事破坏地震以后的地形測量,忧虑重重官员们仍不能一致同意对无人机使用在尼泊尔。

马吉(Madji),奇特旺国家公园的向导说关于尼泊尔的经济, 他的工作和危险地方的动物。
我的同路人们劝阻了我旅行界线跟印度, 冲突跟警察发生了, 但是我决定去最大的通过地点在国家, 工业中心伯甘吉, 我想了什么 都亲眼看见。
伯甘吉
#MADHESISpeak
吧士没有到达伯甘吉。我夜间在有一个居民点离城市三十公里下车了。我可以到达界线乘摩托车还是人力车。司机们说了半不通的英文有个东西关于经济封锁, 打死和烧成灰的吧士排跟。 毫不犹豫我上摩托车和去了伯甘吉。公路两侧有无限的汽车和吧士排跟被切断的前灯。几十骑自行车的人和摩托车手疾驰了雾里顺着道路。
破坏比爾甘傑
在中心的广场旅馆的正面坍了在地震以后。建筑物剖面图到第六层看了。在中央大街汽车的缺席不使我感到惊奇。夜市挤满了军事警察。在中心的广场和城市的主要街道多数墙被#madheshspeaks还是#madhesSpeaks政治的口号写满了。这件事警发了我, 在尼泊尔因特网不好扩展了: 百分之十国家居民用因特网。谁都不认识井号。墙有许多素描画。

#Madhesspeaks和卩闩乃认片丫爪闩卩(Ravi Kumar)

我在美利坚合众国找了# Madhesspeaks井号的作者。这是年轻人,尼泊尔人卩闩乃认片丫爪闩卩(Ravi Kumar), 世界银行的战略家在华盛顿, 提高居民会使用电脑的水平计划的创始人, CodeforNepal。他和公共团体"马德西人的青年"一起决定了帮助民主制和国家组织的形成过程在他的祖国。

Рави Кумар
马德西人的历史
马德西人什么?

德西人生活在尼泊尔南部,占比高达总人口的一半印欧语系民族。

什么事?

2015年秋天国家处在经济封锁。尼泊尔官员们指责印度是有罪的,印度当局,反过来指责抗议者反对新宪法尼泊尔马德西是与食品和燃料卡车的南部边界封锁。在边境地区的冲突,50人消灭了,和尼泊尔发现自己没有廉价燃料,从印度进口,正经历着药品和一些食物短缺。

马德西人提出抗议对于什么?

新宪法2015年9月公布了被新的民主政府在尼泊尔,根据马德西领导人违反选择 官方语言,地区的自主性和地区的自决权利。更确切地说 ─ 宪法把全国分为七个联邦省和限制了政府马德西的代表性和其他少数民族。

现在什么发生?

一月初人们得知尼泊尔和印度之间的关系,通过积极的阶段,现在各方正在寻找一种妥协。印度总理莫迪要求马德西人不封锁边界,并开始与尼泊尔政府进行对话。印度承诺商品在.尼泊尔把交货翻一番,粮食和燃料短缺已经出现在那里。据当地媒体报道,尼泊尔政府作出让步了马德西人, 和修改宪法。然而马德西人 继续罢工,他们说,政府没有诚意约的谈判。

突跟马德西人得到了社会上很大的共鸣又在年轻的共和国又在印度。可惜, 我处在伯甘吉, 抗议发展成了冲突跟警察。据初步消息,牺牲者的数量是四十五人。马德西人的问题近似了不久以前的地震。
天刚亮我坐了畜力运输去尼泊尔的大门 ─ 通过地点从印度到尼泊尔。在街有只有骑自行车的人和踏板摩托车。界线旁边一些急救车和一辆联合国休旅车开过去了。尼泊尔语方面外看得分明猪们和在垃圾乱爬的孩子们。
参加马德西静坐罢工的人请谁都考虑到他们不是恐怖主义者, 不威胁给尼泊尔政府, 他们想公正 — 对宪法提出修正案。政府如果不听从他们的哀求, 静坐罢工继续进行。
把两国家联接起来用的桥封锁了被马德西人的帐营。我走访了一些英文会说话一点儿的人, 越过国境很容易如到大门回来了。穿的运动服大的人走到我, 他看了的军人都行礼了, 如问了我是那国人, 我在那里什么作。他一知道了, 我是新闻工作者从俄罗斯, 微笑了快活地, 说了: "普京是明王",如去了他的随员黑色的休旅车旁边。我旁边的兵士说了这是联邦的检査员。
我回来了酒店, 一个年轻的礼宾部邀请我参观城市, 随后他把我介绍给他的印度人朋友。他的印度人朋友有生意在尼泊尔。我们爬上了酒店的屋顶, 我拍照了我的两个新朋友们留念。印度人和尼泊尔人以城市的钟 塔楼非常美妙的风景为背景。

博卡拉。尼泊尔的俄罗斯翅膀
当我在比爾甘傑劳动了时候, 我的小伙子在博卡拉休息了。情况跟旅行家, 地震和在界线事件不改变了这处地方气氛。在这里非常好, 像从前一样。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嬉皮士选中了博卡拉, 从那时候起博卡拉是休息地方给多音乐家, 艺术家和演员全世界。
城市是出发地点给多路线在国家公园, 其中包括安纳布尔纳环。你们如果想要去喜马拉雅山脉跟小的孩子们休息, 去博卡拉吧。这是真旅行的瑰宝。因为飞行的非常好的条件二十五年以前在尼泊尔俄罗斯的航空俱乐部选中了博卡拉。我往那里送了我的同路人。
2013年我在阿拉伯的夏尔迦酋长国与维塔利滑翔运动员(Vitaliy Cipluhin)相识。在那里谁都不禁止我们又遥控无人驾驶飞机又滑翔伞坐过。摄制组在湖和热带丛林上空坐了几个飞行。那里魚尾峰,海拔七千米的山峰和安纳布尔纳高耸。照我的意见, 每个人都该参观安纳布尔纳国家公园。过两天以后我从比爾甘傑回来和加入了一小群。遗憾的是我在天堂不耽搁了。
滑翔傘俱樂部
科达里。中国的寂静
第二天我们去了中国的国界,加德满都邮报报道那里六个补充通过地点打开了。可是据当地人所说大多数成为一纸空文。

The Kathmandu Post
去科达里和比爾甘傑颇不易, 特别坐巴士。运输工具开往到 Bahrabise, 它在沿着两个Bhote-Kosi河岸。两个好客的尼泊尔人请来他们的家住下过夜。他们妈妈和姊妹作好午饭, 我们长久谈话了, 在睡袋睡得很熟。我们在铁皮的盒子入睡了。这个盒子变成了他们的临时房子地震以后。

一清早我们去从Bahrabise到沿边的科达里。在加德满都震灾除去了, 但是在远的科达里巨顺着斜坡下溜的大吨位巨石是纪念碑在街, 毁灭了什么都院宇。
两个尼泊尔人表示了大家的意见旅游的人的总量最大的缩减。更早旅游的人来到尼泊尔为了 笨猪跳从印度, 中国 和别的国家。
从Bahrabise到科达里有破坏的道路, 它在巨大的山中狭谷回互。那儿有要命驰名的地方叫Last Reasort, 在过去是最高的笨猪跳地方 (现在这是笨猪跳地方在索契)。
现在Last Reasort是空吊桥跟晃动中间的橡胶缆。塔托帕尼(Tatopani)温源也是空的, 科达里没有旅行家, 是城市幻影。居民离开城市, 跟中国陆上的商业流停止了因为地震。我们拍照了连接尼泊尔和西藏自治区友谊的桥。
中尼友谊桥
在桥旁边尼泊尔军官走到了我们和警告: "你们拍照吧, 我们不禁止, 可是给中国的兵士别走近和别拍照。他会打碎你们的照相机。我们不会帮助"。他也说了: "你们在远处会看见一座庞大西藏的城市?它是空城市, 在那里只有警察部队"。
我们离开塔图因

我做了什麼結論?
至于政治形势在尼泊尔我诚实地说, 中国和印度迎合友好的民族的愿望和 开放边界实际上。马德西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在利害冲突政治的工艺学作用起重要。例如, 孩子们跟宣传画有#madhesispeak井号。我觉得不应当利用孩子们作为政治斗争的手。实际上这并不奇怪, 马德西人的大多数不知道为什么入会和 没有 什么民主自由。等到以后有了使无辜的流血, 他们是无辜受过的。我们乌在克兰经历过这个工艺学。所以尼泊尔的政府可能把注意力集中到国家统一。比方说,他们(尼泊尔的政府)会利用社会化媒体, 这是方便在山的地区。
我们的第一自生的经验边境旅游的探险要延长了在俄罗斯。奥伦堡州跟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界线是最长的界线在俄罗斯, 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相互关系有重要欧亚大陆的意义。谢天谢地我们解决过问题。

休假的最后一天我睡醒早一点儿, 去洗淋浴。这需要很多时间, 我烧热十五个分钟。烧热的时候我望了隔壁的房子, 灰土很多的道路, 汽车轮次和听音乐从邻庙宇。我不想乘飞机前往,万念丛生了。
石油的纪元在结束,可是它在尼泊尔王国没有开始。尼泊尔把它走过了,去幸福的将来。宇宙飞船宇宙飞船, 在加德满都, 小的塔图因(Tatooine)日出上方,倒映 在屋顶太阳能路上面。